• 很长一段时间我觉得我相当麻木,无论我几次想整理思路说“嗯,我没事了”,但我心里很清楚,我到底是什么状况。从五月份开始,准确地说是从GM顺利印刷并发售开始,这种空白就一直缠着我。我挥霍大学最后的时光打MH,一方面是由于这帮朋友们将来或许不再有机会再见,另一方面则是为了让自己别去想这件事情。这几个月时间里我没有写任何东西,有时候我觉得我这一生已经没有办法再提起笔来。GM消耗了我太多的精力、耐心和毅力,我一直悲观地将GM称为葬礼,不是因为我所写的东西是一个悲剧,而是因为我个人,我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