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8-18

    痛定思痛——写给那些永远离去的时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emillon-logs/73345729.html

    很长一段时间我觉得我相当麻木,无论我几次想整理思路说“嗯,我没事了”,但我心里很清楚,我到底是什么状况。从五月份开始,准确地说是从GM顺利印刷并发售开始,这种空白就一直缠着我。我挥霍大学最后的时光打MH,一方面是由于这帮朋友们将来或许不再有机会再见,另一方面则是为了让自己别去想这件事情。这几个月时间里我没有写任何东西,有时候我觉得我这一生已经没有办法再提起笔来。GM消耗了我太多的精力、耐心和毅力,我一直悲观地将GM称为葬礼,不是因为我所写的东西是一个悲剧,而是因为我个人,我清楚地知道,自己不可能再有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也许每个人写作的初衷都是为了自己,只是因为自己想看到这样的故事,只是因为自己在思考这样的生命,所以才能够将那些东西写出来,并且在那之前,花费那么多的代价。

    今天我看到打印的REPO的时候,我一下子觉得心痛了。我和小环开玩笑说,怎么办啊,看到REPO,才觉得自己真是写了虐文出来。那时候我的心里真的很难受,我突然间把那些已经忘记的时光都想起来了。我有三个月的时间,每天都是早晨五点才睡觉,甚至有的时候直接吃了早饭才躺下。那些都没有什么,因为我很想写这个故事,好像如果不把它写出来,我这一生都会留下遗憾。那些日子我内分泌失调,毕设丢着不做,每天敲打朋友们给我看稿子,因为太过任性而和老皱吵了架,但自始至终,我却没有什么疲劳感,因为我觉得,这是真正在为我内心定义的“人生”做一些事情,我真的太想太想把它做好。

    我现在已经忘了自己都写了什么样的句子。在看REPO中提到的文字时,我才默默地想,这些看起来有些熟悉的东西是我写的吗?那篇REPO里基本上提及了GM长篇的所有要点,我一直担心的没有做好铺垫导致理解困难的问题,终于被证明没有问题了。一稿时候下部剧情太过松散、重点不突出的死穴,通过一个月时间艰难的修改也得到根治。排版时候,我和军师两个人审稿到“我再也不想看到这篇文章的一个字了”,虽然事实证明为了把226页缩成224页还是中间出了点小毛病,(比如几处句子少了字的,是因为缩减字数不小心给删丢了。临时变故使得我们不得不控制页数,缩页这一项工作就做了一周之多。当然有些句子写得不合适确实是我欠考虑了~~捂脸),但我们总算是安全上垒。

    之前还有很多人都发来了各式各样的感想和心得,每一次看到这些,我的心里都会有点痛,但却不知道自己到底在难过些什么。我回答每一个人,“谢谢,谢谢你们”,这是真心的话,却不是所有的话。我到底应该说什么呢?一到这种时候,我就没有办法再坦白一点了,或许今天收到的东西是一个契机,把过去已经高高筑起的墙壁敲裂了缝。我直到现在还很想问自己,假如没有四月里那件事,我们现在又会是怎样呢?

    我一直都避讳提到这件事,甚至在现在,我也不愿将它说得更明确一点。但我可以明确地说,因为这件事,我一度看不下去任何文字,写不出来任何东西,更不想萌什么CP,连普奥这两个字我都不想看见。这些后遗症都不过是因为我太过脆弱,我当时冷静地处理了所有事物,甚至感到内心终于松了一口气,却没有想到这个影响是长远的,它摧毁了我心中很多珍惜的东西。我需要感谢她,因为如果没有她,GM或许没有诞生的机会;但我同时却恨她,因为她创造了GM,又把它的美好,它的意义全部都夺走了。GM是不完整的,虽然它最终得以按照我的人生观来标定,却已经不再是最初的模样。我直到现在依旧想说,你知道吗,如果不是因为那样,它该有多美,而你又有多美啊。

    直到现在,我依然觉得自己没办法超过她。那种勇敢和果决,不是任意一个人能够做得到的。正如我形容她写作总是大刀阔斧而我只能温柔一刀一样,我欣赏她,即使不认同她的人生观,至少也抱着兼容并包的心态。现在我想想,也许那些并不是什么不可饶恕的过错,但我失去的是信任,还有让一切都维持平衡的关系。我从不主动打破平衡,即使在我知道自己听到的不都是实话的时候,我也告诉自己: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

    让我能够正视这一切的还有另外一个契机。前些天在微博上关注的一个多年偶像,没想到只短短几天就破碎了。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就不提了,但因此我却痛苦地察觉到:长大了,偶像总会破碎。小提问我,为什么会这样呢?我说,那是因为你认为你们曾是并肩作战的战友,你们背靠着背,只有彼此才能理解对方的苦衷和理想,但现在却不能了。或许,你们依旧怀着自己的理想,但你却没有办法再认同他了。

    人长大了,总要学着自己走下去,不是还有那些没有走的朋友,没有失去的梦想吗?

    我听说她换了个马甲换了个风格继续写下去,她比我坚强得多,或者说老到世故得多,这样挺好,我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了。当我看到我写的东西,突然觉得自己被自己虐到的时候,我知道我又一次能被这个故事感动了,我已经从麻木中恢复了,这样也挺好。当我收到军师的一本《十八世纪法国室内装潢》,又想到了自己很久以前就起了脚本的小说并跃跃欲试的时候,我知道我已经能面对过去了。我还是想写东西,不为任何,只是因为自己想写而已。也许她和他,也都抱着同一个梦在走下去,虽然我们早已分道扬镳。

    我很寂寞,也很不安,还有点心虚,因为GM最终成为了我一个人的小说集。可我喜欢它,即使曾为它哭了无数次,为它觉得“我这样累真是不值”,为它摔裂了娘亲送我珍贵的玛瑙手镯——虽然它还戴在我的手腕上,因为它裂了个口子却还没断,想褪也褪不下来。可能GM也是这样,和我没办法分开。它注定是悲伤的,也是充满希望的,因为这场葬礼,我才有机会获得重生。

    说来说去好像已经跑题了,不管怎样,谢谢一直支持我的朋友们,认识的和不认识的。如果没有你们的认可和鼓励,我肯定还要在郁闷里兜很久也兜出不来。现在,我终于又可以去P网上刷刷普奥的新图,到快适上翻翻有没有可看的本子了~~~

    分享到:

    评论

  • 总觉得它终结了普奥的某些事。就同人来说,这样一篇十几万的文确实很耗才情。毕竟人生命中的激情就这么多,在沉默之后爱将会常青下来。
    能够做成一件自己想做的事,真的很美好。
    我想GM毕竟还是感动到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的,所以一切都会好起来,就算文字沉寂了,生活依然在那里,残缺并美好着,大约就是本来面目。笑。
    咳……MS话多了……祝安好。XDD
    回复逆凛说:
    嗯,非常感谢留言,真是惭愧啊,这么长时间了还是没办法从这件事里走出来。也许我已经把内心所有的普奥都写完了吧,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一个人能够描述的东西只有这么多,我已经心满意足。还有很多我不能控制的事情,就让它们都过去吧。谢谢支持~~!
    2010-08-26 00:56:00
  • 不管如何我觉得葡萄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至少在我心里普奥一直就是这个样子,但是我却没有能力去把它勾绘出来。我曾经跟一个姑娘说,日耳曼组我只敢看不怎么敢写,因为这块神太多了。现在想想,与其说是神多,还不如说是自己太肤浅不足以比衬这样的CP吧。OTZ。
    只是想说,虽然GM残缺了,但它仍然是美的,很美。
  • 那件事知道后觉得挺遗憾的,毕竟那也是我曾经挺喜欢的一个作者。看着GM后面显然是多出来的几张插图,曾经有隐约猜测过那大致会是个怎样的故事。后来发现这是完全徒劳的。
  • 怎么说呢,作为在APO上纠结了半小时还是收了一本GM回家的人,表示《别了,西里西亚》看得很惆怅。虽然这是个被妖魔化了的词,但我真的就是这么觉得的。亲父的那个怀表这个设定无理由地打中了我的BLX……OTZ。
    怎么说呢,就觉得是一个普奥故事的原本模样。

    为啥大巴的评论只有200字……OTZ
  • 你当时给我说的原话比较悲观一些啦...
    不管怎么样,痊愈了就好!加油继续创造更多奇迹啊少年!XD
    回复小提说:
    哦~~加油哇~~!
    2010-08-26 00:58:29
  • …………我想给你写回复不料写了太多字了(等等,只是个回复而已为什么我却写了几千字啊!),还没写完。于是等我回来再发吧。
    哈哈(干笑
    回复小小环说:
    干笑什么的,真是让人讨厌啊=。=
    2010-08-26 00:58:08
  • 嗯,自己坐个沙发~~真想高呼一声:老子痊愈了!鸡血不是每天都有,至少没写文的时候还打MH到G3猎人了嘛~打MH还证明了手脑不协调啥的是可以治的嘛~至少还一直都在做策划脚本啥的嘛~并且一直觉得“漫展真好玩”的嘛~此外就是,破财入了BF社的SF MAY也都是因为她长得像波西米亚嘛~~(幼女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