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上啃书,师弟(军师)发来了短信,起因是她住的屋子里出现了一只很大的小强……我们对话的内容如下:

    军师:悲剧啊我屋里有蟑螂折腾到现在还没么吃晚饭!

    我:(身为主公要临危不乱)你打死它了没有啊?

    军师:我哪有那么暴力!点蟑螂香喷上药出门了……

    我:对待小强你直接给它一拖鞋不就解决了吗你这个拳脚战斗力只有5的渣!

    军师:...
  • 2010-07-28

    琐事

    Tag:
    1,一食堂的打卡机我总觉得有问题,昨天两个3块的菜刷了我9块,今天两个3块5的菜刷了我5.25……我很想知道那个5.25是怎么回事。此外,打饭大叔的手也是没谱的,中午的一两有二两那么多,晚上的一两只有0.5两,大叔还真是清楚养生之道哇(望天)

    2,楼管阿姨凶,但是今天早晨我出门请安的时候阿姨竟然笑了,问我“出去呀~?”阿姨的脾气很厉害,配上南方口音有说不出的震慑心魄。

    3,数字图像处理你大爷啊!中...
  • 总而言之就是有营养很难吃。过去考完概率论觉得松一口气的时候还是太早了,我想不起来自己是不是把概率论这本书当垃圾扔掉了,我终于领悟到我……我失策了!

    实验室大家都很牛,导致我压力很大。研究教材肯定是没有前途的,但是前途在哪里现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是从大三开始跟着老板做项目呢,同时上研究生我要在一个月时间里走完你们两年的路我怀疑这样下去我会吐血而死的!哪怕我一天工作16小时或者下周开始不吃不睡也没可能啊!基础教育很重要,这就好比上台阶,你如果...
  • 竺可桢爷爷说,你们要考虑两个问题:一是来这里干什么;二是毕业后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今天早晨,当我九点半晕乎乎爬起来打开邮箱,我立刻震惊了,收件箱赫然显示未读信息1封。我忐忑不安地把邮件打开,老板还是一如既往地干脆利落。邮件时间,7点03分,那个时候我妈起床上班正在唠叨,我基本一句话也没听见。中午和一个貌似比我还小一岁却高一届的师兄接上了头,我说师兄你好,师兄说你好你好,老板要求你来杭州了吧。问了一圈问题,大致情况是都摸明白了,尤其是师兄那几句“实验室早晨9点半开门晚上10点半锁门”“只有周日晚上不开门”“暑假假期一周”我记忆犹新。其余的小道消息还有“老板曾经某年和全实验室的人都坐在一起上班,导致大家都变成了工作狂”,“现在老板一般自己在办公室了”,“老板平常也就是每天七点起吧”等等。师兄表示他研一的时候都打酱油了,我表示我现在连酱油瓶子还没买到,连个酱油都打不成了……

    昨天和小环去买了东西喝了下午茶打了电电,果然迅龙双刀在手,下位的任何怪砍起来都和切菜一样……

    USKR开工啦~我要迅速振作起来投入新一轮战斗!

  • 2010-07-06

    搬家啦 - [杂说]

    Tag:

    没办法,内牛满面的我又搬家了。从新浪搬百度,百度搬废柴,废柴搬大巴……之前的两个月刚好赶上了衰神附体,各大会展外加毕设毕业,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大学就过完了。仔细想想,最后那几个月,我都在干什么呢?可能因为之前一段时间燃烧得太过,导致人一下子就瘫成一片了。我每天过着2.5次元的生活,没有萌点,没有鸡血,没有热情,也没有什么紧张或者焦虑,只是想着,就这么着大学最后的时光也过完了。

    和社团在一起玩MHP2G的日子倒是每天持续着,一般是从晚上6点半到9点半,不排除班里的各种安排或者其他杂务占用掉每天仅有的欢乐。“晒你猎人团”的猎人很多,从高级玩家到新手入门,能组成3个完整的战队只怕还会多几个人。连拉带扯被拽到了G3猎人,没想到现在自己也能拎着双刀去帮别人刷HR了。最后的日子过得一成不变,欢乐得有点虚假,学校小饭店的雷都被我们踩完了,我们这帮既不干预对方生活也很少过问心事的朋友们彼此告别。我哭了好几次,大概因为自己知道,我们的交集只有这些,无论多么留恋,都不能有更深的改变。

    要去杭州了,抱着“无论怎么邮都是六块”的小农意识愉快地继续读书吧。虽说毕业难度很大,不过既然录取通知书都到手了,有困难要上,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面对老板召唤表示压力很大,今后的生活将变成每天坐实验室,不过今后的日子会怎样呢,那也只有搬过去才知道了。

    废柴崩塌导致我连做博客主题的性质都没有了,就暂时固定模板上吧……